2020考研在即有关诚信研考你要知道这些法条

有关诚信研考,你要知道这些法条↓↓↓

漫画作者:张千艺(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

这看起来只是一个简单的「电池租赁」体系,但这需要蔚来能够算清楚真正合理的投入产出,毕竟在换电站的效率压力已经足够大,这其实是在拓展「换电」的更多优势。

▲蔚来全新ES8 |官方拍摄

第八十条: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在国家教育考试中有下列行为之一,有违法所得的,由公安机关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属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还应当依法给予处分。

同时,蔚来这次还发布了全新的ES8,更换了电机配置、更新和优化了非常多的科技配置,据说这也是两万名车主的修改建议帮助了蔚来改进。但最有趣的一点改变是,这个新款ES8涨价了,比旧款ES8贵了两万。

漫画作者:赵文娅(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美术学院)

▲蔚来第三届NIO Day上的「蓝天」合唱团|现场拍摄

蔚来的「可充可换可升级」是一个立体场景的补能覆盖体系,换电这件事情只不过让大家越来越觉得它挺有优势而已。但李斌说,「换电的体系」本身是电池的BaaS的一个重要前提,没有这个是做不到的,就像升级的事情,假设没有BaaS的逻辑在背后,经济账算不过来。

「如果把这个做踏实了,蔚来的领先优势会更加明显。」秦力洪说。

(一)非法获取考试试题或者答案的;

而除了到现场看,更多的用户甚至参与到了发布会的脚本创作和筹办。不仅有自发的节目,他们还参与到了活动编排的过程之中。李斌说,甚至我的出场顺序都是用户定的。

蔚来似乎找到了一种新的、舒适的与用户「交往」的方式。NIO Day越来越有温度了。我们也看到了蔚来在产品与技术之外,埋下的那些「隐形资产」开始发挥作用。秦力洪说,「我们的服务让用户少操心一些车的问题,用户就有了更多时间与社区和这个大家庭在一起。」

如果单看发布的产品,也许并不能对这届NIO Day产生深刻的印象。但没来到现场的人可能真的很难感受到NIO Day的氛围改变以及蔚来产品策略中的一些调整。「边界」这个词也很罕见的出现在了蔚来高管的采访中。

终于,在蔚来跌宕起伏一年之后,大家好奇的第三届 NIO Day 在年末举办了。会后的媒体采访间,蔚来的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笑着说,「大家有没有感觉到我们今年的NIO Day有了不同于以往的气质?」

有媒体说这是蔚来办的最省心,游刃有余的一届;有用户说这是最感动的一届;当然,也有蔚来员工说这是「花钱」最少的一届,甚至是被用户「自黑」感动的发布会。

李斌希望大家理解「按需升级」这四个字。「为什么不能平时用70度电池包,这个月要出去自驾游才用100度电池包,为什么不用这样的模式?」这个模式是最符合商业逻辑的,李斌认为「电池服务化」在2020年能达到一个突破点,会变成一个新的生意。

(四)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考试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第二百八十四条增设并规定了“组织考试作弊罪”“非法出售或提供试题、答案罪”和“代替考试罪”,并于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

「这个全球有谁能做到?No One.」李斌说的不是上面的这些数字,而是它连续两年推出的电池升级策略。

过去,为了致富,很多村民在房前屋后办起了小企业,生产竹凉席、竹筷子等,给村里带来污染。鲍新民带领村两委通过规划设计,建起了工业园区,促成7家规模比较大的企业入园,对排污进行了严格要求。之后,余村陆续关停了在工业园区之外的企业。

(四)在考试结束前泄露、传播考试试题或者答案的;

“活着就要有个人样,不仅自身要健康,还要给子孙后代留下美丽家园。”2005年3月,新任村党支部书记鲍新民带着新班子全体成员向村民庄严宣布:关闭全村所有矿山企业,彻底停止“靠山吃山”,调整发展模式,还村民绿水青山。

车主们组成的「蓝天」合唱团,甚至唱出了「补电要拖辆油车,牛屋投一亿接客,长安街上也趴过窝,股票跌成一块多」这种吐槽。但「自黑」欢乐背后却引发了更深层次的共鸣,这也是蔚来社区举办16000多个车主活动之后带来的开放和信任。

为了帮助村民发展农家乐,鲍新民亲力亲为组织外出考察、内部培训,提升农家乐周边环境,引领申报评选省级星级农家乐。

秦力洪说「用户购买决策中,约高端的产品,感性的决策越大。」这也是蔚来在社区和模式上的投入这些「隐形资产」的原因之一。通过社区提升粘性,同时蔚来连接很多的是人心和感情。「这里有情怀,但更多的是商业理性。」因为这也依附了直销模式的好处——有趣的例子是,李斌在NIO Day上为老用户发出的2.5亿购车红包,它能够直接发送给用户,但对于传统的经销商体系来说,甚至从交易结构来说,并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至于原因,李斌和秦力洪的回答可以用一个简单的词来概括,那就是「边界」。

李斌说,豪华是我们的机遇。我们在2014年创始初期团队就想明白了,只有走主流高端市场这条路,蔚来才能活,蔚来这个公司才有机会。

「我们丧失了扩大市场的可能性,但我们稳定了根据地,就是我们认可的核心用户群。」秦力洪说,企业是有「边界」的,我们成熟了。

(二)通过提供考试作弊器材等方式为作弊提供帮助或者便利的;

从曾经的斥巨资邀请,到现在的现场7300名车主及其家人「自费」参加,甚至还要在App里抽签,用积分兑换门票,甚至来现场当志愿者。

(五)其他以不正当手段获得考试成绩的作弊行为。

2015年12月2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的决定》,有关考试作弊的法条如下:

退休之后的鲍新民被村里的天林合作社聘任为顾问。2016年上岗第一年,他就负责了4公里林道贯通项目,埋头竹林3个月,最终保质保量地完成了项目任务。

休闲旅游业发展需要项目支撑,实现美丽嬗变后的余村吸引了不少外出务工村民返乡创业,荷花山漂流的业主胡加兴是其中之一。当年,他将开办漂流项目的想法告知村两委之后,村两委带着他外出考察学习,为他在余村溪上争取了1.5公里的漂流河道,第一年不收取河道使用管理费用。现在,荷花山漂流项目的净利润已经达到100余万元。

而这次NIO Day带来的两款新品都再次体现了蔚来的策略微调。

这和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云计算领域表达方式一样,即:

2005年3月之前的余村,环境污染严重。村里发生过安全生产事故,村民整天生活在漫天笼罩的石灰与烟雾中。

▲蔚来第三款量产车智能电动轿跑SUV EC6 |官方拍摄

漫画作者:毛可心(中国传媒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

总交付突破3万台,总行驶里程数已经超过4.3亿公里。最高的一位用户1年半行驶超过10万公里。蔚来一共为车主更换了23万次电池,最多的一辆车已经换电超过140次。

除了「用户企业」,李斌从创立之初就一直在强调「技术进步带来的情感体验提升」。如今这一届NIO Day上,你发现这种感性的东西开始集中爆发,更重要的是它也会带来竞争力。

但同时,李斌表示依靠每一年带来的电池升级,蔚来将推出一项新的服务模式——Battery as a Service。也就是「电池即服务」或「电池服务化」,这个理念是蔚来第一次提出的。

中国铁路指出,2020年铁路春运售票高峰已平稳度过。2019年12月12日发售春运车票以来,全国铁路各种售票方式共售出车票3.83亿张,同比增幅8.2%,日均售出车票1418.2万张;铁路12306网售车票3.29亿张,占总售票量85.9%,日均售出车票1218.7万张。

第七十九条:考生在国家教育考试中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组织考试的教育考试机构工作人员在考试现场采取必要措施予以制止并终止其继续参加考试;组织考试的教育考试机构可以取消其相关考试资格或者考试成绩;情节严重的,由教育行政部门责令停止参加相关国家教育考试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首先是蔚来第三款量产车——智能电动轿跑SUV EC6全球首秀:轿跑式车身设计,0.27Cd的风阻系数,性能版搭载前160千瓦永磁电机,后240千瓦感应电机,百公里加速4.7秒,615公里的NEDC续航。但要到2020年7月公布价格和配置,9月开启交付。

“不改变就没有出路,我们被指着鼻子骂算什么?”鲍新民没有半途而废。

“不改变就没有出路”

余村开始大刀阔斧整治村庄环境,提升了村容村貌。通过政策争取,以标准化为目标,启动了冷水洞水库改造工程,大幅提升全村生产生活用水品质。

3年过去,2008年,余村成为安吉县第一批美丽乡村精品村,在验收时列全县第一名。同年,余村按照美丽乡村建设要求,对农房立面、污水管网进行改造。

当然,这套体系并不是对蔚来只有益处,一旦蔚来做的不好,反馈也非常及时。有一次蔚来修改了保养标准,就立刻引起了用户的吐槽,蔚来也要立即修正。

农家乐是村民致富的重要支撑。余村的农家乐起始于2003年,以家庭式为主。到2005年之后,余村第一家专业从事农家乐经营的潘春林开办了春林山庄。

有人说这是蔚来的「感情牌」,但其实我们看到在这些感性的背后是在足够多理性基础之下,生长出来的。

仅仅通过媒体的文字甚至是视频,都很难把这种氛围传递出去。这其实也是蔚来一直以来的困扰。蔚来一直信奉做一家「用户企业」,但不论是服务用户还是社区氛围,甚至是更具象的NIO House,不是用户的视角都很难感受到这一切的「氛围」,而秦力洪恰恰认为这是极其重要的,「这个是财务报表上看不到的,这个东西非常值钱。」

蔚来的高管们为了避免看到的是「表面繁荣」,他们甚至夜里在各种用户群里卧底,看媒体评论,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说,「看完这些才终于觉得放心了」。

作为一款和Tesla Model Y直接对标的车型,用户显然对这个交付和价格公布日期不够满意。但李斌也打趣说「也要给我们一些市场灵活性嘛」。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考试作弊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已于2019年9月4日起施行。《解释》明确规定,在研究生招生考试中组织考试作弊等情形,均应认定为“情节严重”。

因为「用户浓度」太高,这甚至成为了这家「用户企业」的难题。蔚来的前两届NIO Day都产生了一些争议:第一届为了请准车主来,斥「巨资」对潜在用户好被网友调侃;第二届带着「同级别无对手」的产品,但却忘了台底下的甚至还没提车的老用户,网友还没评论,车主们一下「酸了」。

“这就是今天的余村。”余村村委会主任俞小平自豪地说。

漫画作者:郑执(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

「与用户建立情感连接的过程中,也有很多日常的柴米油盐。它像煲汤,很多要素合在一起。非常非常的奇妙,蔚来还在探索过程中。」秦力洪说,让用户满意,初心很重要,盈利晚来一两年也不是不行。

(三)代替他人参加考试的;

(五)其他扰乱考试秩序的行为。

(二)携带或者使用考试作弊器材、资料的;

李斌在会后采访中甚至很低调地说,「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认为我们已经接近或者说已经找到了整个电动车行业真正要普及起来的钥匙。」

NIO Day结束,深夜朱江发了一个朋友圈,「繁华散去……可爱的用户们才是蔚来最宽最深的护城河。」这群被连接起来的用户成为了蔚来最不可估量的「隐形资产」。

依旧豪华SUV,蔚来涨价了

这也终于让台下支持蔚来的用户们,不会因为产品的快速迭代而再次「酸了」。

这一次发布的100千瓦时液冷恒温电池包,让ES8车型的NEDC续航有望达到500公里,而现款ES6车型NEDC续航将全系超过600公里。且升级价格并不「贵」,老用户还有六折优惠。

▲100千瓦时液冷恒温电池包|官方提供

原本代号ET7的轿车可能是这次NIO Day的主角,但将第一代平台切换成轿车,投入比较大,甚至「前期投入不在一个数量级上。」秦力洪说于是蔚来将产品切换成了规模效应更大的轿跑EC6,将ET7这款轿车移到了第二代平台上研发。

其实在两款产品背后,蔚来对自己的产品策略做了一些微调。秦力洪也说这当然和行业状况以及蔚来的财务有一定相关性。

这一届NIO Day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十几万的市场,李斌觉得很多中国的品牌做得挺好的,不缺蔚来一家。秦力洪也坦言,我觉得我们功力还不够,我们去那个市场打不过别人。

转变是艰难的。余村当年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关停矿山窑厂后,山开始绿了,水也变清了,但村民的收入和集体经济收入却降到了最低点。“村民开始议论纷纷,甚至有人当面指着我的鼻子骂骂咧咧。”鲍新民回忆。

这两年,鲍新民赶起了“时髦”,研究如何发展林下经济。“品种选择、种植基地选择等方面,他都参与决策。”村党支部书记汪玉成说,现在,全村4000余亩竹林已完成套种1000余亩,在竹子价格不景气的当下,余村竹林反而实现了经济增效。

“为他人实施前款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帮助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为实施考试作弊行为,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试题、答案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采访中,秦力洪开玩笑的反问,「这样一个发布会的气氛和感觉,有一个豪华品牌买走的话,他会花多少钱?」

李斌说蔚来可以用服务等一些手段,降低用户的门槛,但蔚来不会降低售价和定位区间。

去年12月,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鲍新民作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践行者”代表,被授予全国改革先锋称号;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获得“最美奋斗者”荣誉称号。

当然,我们还是没有看到蔚来按照「电动车企业的常理」拿出一款「走量」的更亲民车型。

漫步余村,只见村里年轻人或在“农家乐”忙乎,或专注于“创意小楼”里,或领着游客健步在山涧竹林间;老人也不闲着,或佩戴着袖章,或肩挎着竹筐,呵护着全村的文明与美丽,脸上荡漾笑意。

(三)抄袭他人答案的;

但是主流高端市场,作为中国品牌蔚来觉得能挑战。事实证明,蔚来攻了一个前沿滩涂阵地,也攻下来了。「至少竞争对手也都出招了,蔚来扛住了。」于是李斌希望蔚来能在这片市场「能立足」。

邓紫棋和旅行团的歌曲感性,但背后是数据的理性:邓紫棋是被车主播放超过200多万次的最受蔚来用户欢迎的歌手,而旅行团的吉他手黄子君也是蔚来的车主。

“给子孙后代留下美丽家园”

车主与流浪小猫的微电影很感动,但背后正是语音助手Nomi建立的情感纽带的一次「不期而遇」。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只是更重要的是,它也和云计算一样,不仅代表了一种服务模式,还代表着背后的一种全新商业模式。

秦力洪强调说,「这个情感和气氛是财务报表上看不到的,这个非常值钱。」甚至秦力洪很难将这个「和别人最不一样的地方」总结出一套方法论或者公式,「这不是给每个用户花十万块就能给到的。没有移动互联网,做不到,没有App提供了自组织的体系,也做不到。」

如今,余村农家乐数量已经达到30余家,全部实现升级。

从1992年开始担任浙江省安吉县余村村委会主任,到2011年从村党支部书记岗位上退休,鲍新民用20年时间带领村两委班子,把一个靠矿山吃饭、灰尘漫天的余村,打造成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样板。

这一年多转变巨大,甚至从外界看来,这一群蔚来用户像是「着了魔」。不仅有蔚来车主自发的利用自有的广告牌资源为蔚来打广告,李斌还在现场展示了几个特殊的蔚来用户:湖南临湘市车主个人志愿邀请了近400人进行试驾,让39个朋友购买了蔚来;蔚来澳门车友会自费租赁场地、搭建展台参加今年10月份的澳门国际车展,以自己的车作为展车,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