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及!女子乘机时羊水破了飞机刚着陆娃生出来了

中新网12月1日电 据外媒报道,在航空交通繁忙的感恩节前夕,一位怀孕38周的孕妇在飞机上发现自己的羊水破了,紧急进入生产状态的她,在大家帮助下,在飞机降落后几分钟内顺利生下一名女婴。她给这个孩子取名为——“天空”(Sky)。

据报道,妮蕾达·阿劳霍(Nereida Araujo)来自佛罗里达州。当她和丈夫以及两个孩子本周乘坐美国航空公司868航班从坦帕飞往宾夕法尼亚州过感恩节时,她已经怀孕38周了。

就连咏春拳,也是甄子丹为了拍《叶问》特意去学的。“坦白说,我以前不会咏春,我是拍第一集时的前几个月才去练习的。幸亏出来以后,我觉得还可以,大家很给面子,没有说我打得不好。”

2017年6月,也有一名男婴在精神航空公司 (Spirit Airlines)从劳德岱堡飞往达拉斯的班机上出生。航空公司送上贺礼,让这个不速之客有生之年,每年生日都可以与一个同伴免费搭机。

其实,早在《叶问》第一部开拍前,剧组就做了大量的资料收集工作,结果却发现拍不下去,因为叶问身上并没有很多的戏剧元素。“除了武术圈的,大家都不知道叶问,但是他的徒弟李小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所以我们就利用大家对李小龙的关注,塑造了这个故事,创作出这个人物,不是完全根据史实来的。”

成龙、李连杰、甄子丹之后,谁能成为下一个功夫片的代表人物呢?甄子丹很快报出了吴京、张晋、吴樾这几个名字,他还透露,自己最近签了一个新人,“宁波的一个小男孩,他的功夫底子非常好,演戏潜力也很好,等待机会,希望还能有好的功夫片出来,让喜欢这条路的人,有机会成功。”

她说:“我当时正在睡觉,突然觉得肚子啪的一声,彷佛有水流出来,因此把丈夫摇醒。”

一部系列电影,通常逃不过越拍越差的宿命。因此在《叶问3》时,甄子丹曾经希望见好就收。但此后的几年,还是不断有观众喊话,希望看他再演一次“叶师傅”,而一部高过一部的票房成绩,也让投资人看好《叶问4》的市场前景。“那我们就一直在想,怎么去讲好一个完结篇的故事。”

美航人员说,在机场登机桥分娩的情况极为罕见,不过这并非首次有孕妇在飞机上生产。

11年时间,4部电影,《叶问》系列终于在这个贺岁档画上句号。毫无疑问,甄子丹是从中受益最多的人。“2008年《叶问》一上映,就得到大家的喜爱,甚至引发了观众学中国武术的热潮。”甄子丹坦言,这一系列拍下来,他最大的收获就是观众的认可,“作为演员,我很感恩”。也正是这份认可,让他对《叶问4》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叶问4》是我拍过最难的一部电影,从动作戏到表演都想做到最好,不想辜负观众这十年的支持与爱护。”

她说,航空公司和她的医师同意她可以搭机,想不到却在航程1小时39分的旅途进入尾声时,发现自己羊水破了。尽管预产期还有11天,但她知道羊水已经破了,自己即将临产。

阿劳荷在社交媒体发文说:“天空宝贝决定在飞机上降临人世,多谢每一个怀着爱心和关切协助我们的人,妈妈顺利的生产。”

“叶问”成就了甄子丹,也困住了甄子丹。从影37年来,他拍了78部电影,但一提到甄子丹,观众还是习惯叫他“叶师傅”。这几年,甄子丹在《西游记之大闹天宫》里演过孙悟空,也在《追龙》里成功塑造了反派角色“跛豪”,就是希望突破自己,不断探索新的可能。

在她搭乘的这家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的飞机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机场降落后,她已经等不及到医院生产,直接就在登机桥上分娩,顺利生下一个健康的女婴,命名为莉姬雅娜·天空·泰勒(Lizyana Sky Taylor)。

不过,伤病并不是甄子丹告别功夫片的原因。“《叶问1》掀起了市场的热潮后,大家一窝蜂都去拍,把叶问的前传、外传、左传、右传全都拍了一遍,其中可能就有滥竽充数的。所以我希望不要再消费叶问了,第四部结束是最好的。”

“叶问”这个人物是创作出来的

寻找下一代功夫片接班人

本报记者李俐 白继开摄

拍了这么多年的功夫片,伴随掌声而来的还有无尽的伤痛。甄子丹告诉记者,相比流血、骨折那类肉眼可见的伤,更痛苦的是常年拍动作戏对身体的损耗。“拍戏不是打擂台,不是在短时间内爆发,我们一场戏有时候会拍十几个小时,一个镜头反复打很多遍。”他还记得,拍《叶问》第一部时,为了打出招牌的快拳,他拍到最后不仅抬不起胳膊,甚至连碰一下胳膊的皮肤都会疼。“那时候肌腱打到发炎,全身的关节、腰都是僵硬的,连睡觉都没办法睡。只能靠吃药去舒缓一下。”

尽管离预产期还有11天,但她知道羊水已经破了,即将临产。幸运的是,飞机上有一名乘客一直帮助妮蕾达调整呼吸,全程都陪在她身边。

美航发言人说,由于有乘客需要协助,班机一降落他们就要求医护人员出动。发言人说,救护人员与夏洛特消防队协助在机场登机桥为一个健康的女婴接生,“我们很高兴也很感谢能够成为这个家庭故事的一部分”。

在《叶问4》中,甄子丹打进美国海军陆战队,用正宗的咏春,向世界证明中国功夫。有观众质疑这段故事的真实性,但甄子丹说,他从没把《叶问》当做是历史的重现。“塑造人物,让观众喜欢这个人物,透过简单的故事去感染观众,这种创作方式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过。”

今年2月有位孕妇在捷蓝航空公司 (JetBlue)从波多黎各飞往佛罗里达州劳德岱堡的班机上,于高空产下一个男婴,成为捷蓝“迄今最年幼的顾客”。

有人说,功夫片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甄子丹也不知道这个说法究竟是对是错,“我只是一个电影创作者,只能把戏演好,市场还是让发行去面对吧,看观众的选择。”但他承认,功夫片这种类型很难拍,而且越来越艰难了。“功夫片必须要有中国文化跟情怀,功夫片演员不仅要有好演技,还要有真功夫,这两者结合就更难了。”